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接待李鸿章的俄大臣凭啥说俄领先中国  

2016-06-13 06:45:00|  分类: 李鸿章,俄国,为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华大学出版社不日将推出本人解史新作,敬请欣赏摘要选节2——

 

 接待李鸿章的俄大臣凭啥说俄领先中国

 

1896年,李鸿章访俄。俄国财政大臣维特负责接待工作。后来他在《维特回忆录》中谈及对李鸿章的印象,直言不讳地说:“从中国文明的角度看,他是高度文明的,但从我们欧洲的观点看,他没享受什么教育,也并不文明。”

俄国人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事为证。


接待李鸿章的俄大臣凭啥说俄领先中国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1896518日清晨,莫斯科人迎来了一个特别日子,市民、商人甚至还有贵族,至少有数十万人拥挤在莫斯科的广场上,新一代沙皇要在今天加冕,分发礼物给臣民。但是天刚亮,厄运却突然降临。临时搭盖的号称能容纳20万人的彩棚突然坍塌,惊慌的人们相互踩踏,几个小时候就留下了2000多具尸体,这即是震惊俄外的“霍登惨案”。

悲剧发生时,作为清朝特使的李鸿章正在莫斯科访问,身边陪同他的是正是俄财政大臣维特。得知此事后,李鸿章问维特:这起不幸的事件是不是沙皇陛下已经知道了?维特讲: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肯定要向沙皇陛下奏报的。

李鸿章很轻蔑笑了一下,开始传授为官之道:为什么非要报告皇帝呢?可以把消息压下来啊。我处理这种事情比你们有经验。譬如我任直隶总督时,我们那里发生了鼠疫,死了数万人,但我在向皇帝写奏章时,一直都称我们这里太平无事。皇帝多忙啊,干嘛因为这点事让他操心呢。你们这些人啊,不会做官啊!

李鸿章以为这种老到的官场经验可以唤起俄方佩服,未曾想却引起了对方的轻蔑与嘲笑。维特听了李鸿章这番传道,啼笑皆非,考虑到来访者的面子,他没有当面驳斥,而在后来的《维特回忆录》中如是写道:

“在这次谈话以后我想,我们毕竟走在中国前头了。”

维特的这句判断绝非孤芳自赏。就是封建政治家,李鸿章也是不够格的。当时中俄都是封建型人治国家,但两者区别还是相当明显。我们知道,沙俄帝国自18世纪初就在彼得大帝领导下励精图治,进行了部分西化的改革,到了19世纪俄国的政治局面比起清国来,也较为开明清朗,官员开眼看世界,开口讲实话。而当时清国虽然搞了洋务运动,但官员们的思想观念并没有变,他们只是勉强张开睡眼,旧官场的张口说假话、欺上瞒下之风,依然盛行无阻。

近代世界,崇尚的是自由平等,尊重生命。而在李鸿章这样的官僚眼里,百姓之命如蝼蚁之命一般不值什么钱,所以出了事,只要不触及到官位,别的什么都可以牺牲。这种为官之道,只为统治者一个人考虑,天子牧民,民如草芥,只要不翻天,就别让皇帝主子没来由地苦恼了。李鸿章摸准了主子的脉,得说假话时且说假,能遮掩处尽管遮,老佛爷太平,我也自在,至于地方上的乱子,总不至于一下子掀掉了李某的顶戴。所以,天大的事,先遮住了上头再说。可见,在李的内心里,根本没有进步的民本民权概念,他就是拿草民的本,换自己无忧的高位。

   这个样子的老朽官僚,无怪乎半文明的沙俄都看他不起,给出差评。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