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时中国男人追逐日本“两大件”  

2016-03-18 06:52:00|  分类: 华夏魂,中国男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图教育与中国文联出版社联合推出本人视频新作《华夏魂》37

     民国时中国男人追逐日本“两大件”

辛亥革命成功后,中国建立了东方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华夏民族史无前例地走进了没有君主,法律上人人平等的新生活。

民国时中国男人追逐日本“两大件”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新生的民国,“新华夏人”应该呈现怎样的精神面貌?男人应该什么样,女人应该什么样?

想当年,华夏的“理想男子”在先秦,他们血气阳刚;“理想女子”在汉唐,她们雅致大气,都具有高贵品质。而今华夏民族,刚从鞑虏数百年的蹂躏中走了出来,远古时的高贵民族气质已经无迹可寻了。那么,放眼东方,哪里还有这样的美丽之乡呢?

风标再次指向日本。

继晚清留日潮之后,新生的中华民国,又一次掀起了“东洋热”。这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东洋”的来历。

不少中国人以为,“东洋”即是“日本”别称,其实,那是阴错阳差、送人之美了。查阅史料可知,“东洋”版权不折不扣的属于中国。此称来源宋代,确立于元代《大德南海志》,是古代中国人原创的地理名词。“东洋”原指中国沿海,外延是东海以远、朝鲜半岛和日本乃至太平洋岛国,是以中国为中心的地理概念。20世纪之前,日本人谈论“东洋史”,就是以中国为中心的东北亚历史。譬如日本著名学者桑原骘藏《东洋人的发明》中所言:“我在此说的东洋,是极其狭义的意思,与东亚意思相同,且主要是指中国人。”

但到了近代19世纪末以后,“东洋史”中的主角不仅由中国变成了日本,甚至就连“东洋”之名,亦被日本独享。这主要是因为,经历了甲午战争、中国留日生推翻清廷的辛亥革命等一连串事件,验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其时西学的日本先进程度超过中国,成为新东方文明代表。

所以,建立了新国家后的中华男儿,依然对日本这个“新东洋”抱有伊甸园般的追随和向往。

在二度“东洋热”中,他们主要是冲着日本“两大件”而去。哪“两大件”?武学堂,日本妻。

日本武学堂,那里一度被视为华夏“先秦男”的重光之地。民国初年赴日的中国青年,无不以毕业东京民国时中国男人追逐日本“两大件”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振武学堂为荣。

东京民国时中国男人追逐日本“两大件”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振武学堂,曾经是日本专为晚清留学生设立的陆军预备学校,这里出来的很多“华夏新武士”,后来都成为清廷的掘墓人。

民国成立后,此学堂继续为中国打造军事精英,这些青年精英,后来大都成了民国叱咤风云的人物。诸如国民军统帅蒋介石、国民军二号人物何应钦,司令长官唐继尧、阎锡山等都是东京民国时中国男人追逐日本“两大件”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振武学堂的毕业生。

在民国初年的中国人看来,日本武学堂焕发的阳刚魅力无与伦比。从日本武学堂出来的中国男人已经有了远古“先秦男”的状态。

当然,民国仅仅有了“先秦男”还不够,还要寻找另一半:汉唐女。

与“先秦男”遥相呼应的“汉唐女”在哪里呢?

她们就在武学堂的身边,那就是“东瀛女眷”。

在当时民国,流行这样一种观点: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中国女性特别是汉唐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被理学雌化的儒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华夏理想的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

所以,民国名男“娶日本妻”成为“一代风尚”。孙中山的日本妻子大月薰,辜鸿铭的日本妾吉田贞子,苏步青的日本妻子松本米子,赵浩生的日本妻子今泉智慧,陈其美与百合子,戴季陶与津渊美智子,陶晶孙与佐藤弥纱,李叔同与阿熏,苏曼殊与吉川菊子,张大千与山田喜美子,周作人与羽太信子,甚至蒋介石等人与日本女人也有过爱情史。

纵观当时的留日游日文学作品,日本女子的温柔妩媚是作品一再描写的主题。民国才子眼中的日本女子,充满了中国汉唐女的古典美与现代贵族的气质。

民国著名文人徐志摩的散文就记下了对日本女性的美好印象。他有一首著名的《沙扬娜拉》诗歌,就是1924年逗留日本期间写成的。这首诗的副标题是“赠日本女郎”——“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日本女性在中国这位新月派诗人眼里,就是东方古典美的典范。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