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古日本朝野为何从未出现中国式腐败?   

2016-02-13 11:16:00|  分类: 华夏魂,日本,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图教育与中国文联出版社联合推出本人视频新作《华夏魂》26    

  古日本朝野为何从未出现中国式腐败? 

 

  中世纪是游牧民族的黄金时代,蒙古铁骑纵横欧亚大陆,很多东亚东欧国家都被蒙古征服,其中就包括古老的华夏,史无前例地被吞没全境。

但是,也有一些东方国家进行了顽强抵抗,打败了蒙古军,使其不能夺走半寸本国国土。就如日本,在对抗蒙古帝国方面,相比中国,留下的不是屈辱而是烜赫的战绩。

两次伐日皆北,蒙古人在东方第一次遇到了勇气不逊于自己的对手。虽然遭到13世纪世界最强大的军团侵袭,但日本却没有像宋那样亡国,而是最终击溃了侵略者。这种局面,令沦为“亡国奴”的南宋汉族遗民自惭形秽。

力不胜于胆,逢人空泪垂。

一心中国梦,万古下泉诗。

日近望犹见,天高问岂知。

朝朝向南拜,愿睹汉旌旗。

这是南宋遗民郑思肖的诗作,悲叹华夏被蒙古征服。

南宋灭亡后,郑思肖四处飘零,他学习先秦不屈的贵族精神,不臣服蒙元的统治,自称“孤臣”。在得知蒙元军在日本武士的抵抗下,被“神风”扫得全军覆没的消息后,他悲喜交加,在自己的历史笔记《心史》中欣然赋诗,欢呼这一胜利。

毋庸置疑,南宋灭亡,华夏陆沉,沦为蒙古帝国征服族群的汉民族,无论是文化还是民族精神,均遭到巨大摧残。

此时不仅中国大陆,朝鲜半岛高丽等东亚国家也在蒙古的控制之下。东北亚硕果仅存的日本人放眼四海,自感日本是唯一中土文化继承人。于是,他们的自信和野心一同暴涨。日本的实际最高统治者北条时宗不但极力拉拢中土文化的代表人物去日本,也理所当然地把蒙古人治下的中国当作了“蛮夷”,与南宋遗民“同仇敌忾”。

当时以无学祖元、郑思肖为代表的南宋遗民,不用说是站在日本一边的。“中土文化情结”将南宋文化遗民与日本连在了一起。无学祖元赴日布道当然也是“中土文化情结”的部分延续。在近代日本与中国交恶之前,认同日本是“中土文化之一传承者”的汉族学者代不乏人。乃至几百年后的清末民初,写《痛史》的学者吴研人,还把日本痛击元朝大军看成是“天道好还”。汉民族亡国后,确实有不少南宋遗民乐见日本同占据中国大陆的蒙古人交战。在他们看来,日本抗元,甚至可以成为伍子胥“流吴亡楚”的翻版。

正因如此,中国历史的第四次移民潮大约就发生在此间。不然就无法解释崖山之局——南宋海上行朝有官兵17万,民兵30万,随行民众不计其数,端宗病死后,散去大半,剩20万。这散去的一部分去哪了?崖山之战,陆秀夫负幼帝投海,殉国者10万。而殉国方式除了蹈海,难道就没有其他远渡之举吗?若远渡,第一站当然是离中国东海最近的日本沿岸。

可以想见,蒙元灭南宋,一部分不愿臣服于异族的“中土士人”流亡日本,最终成为日本的“归化人”。而数百年后的甲午年,华夏再遭华夷之变深陷刀俎之中,他们的后裔作为侵略者亦出现在故土上。此情此境,不知无学祖元们泉下有知,作何感念?

但是,比这更伤心的是,发自先秦、得到禅补的武士道永远留在了日本。

现在地球人都知道,日本人有武士道。而不知中国武士道起源更早,更不知日本武士道得到了中国禅师真传。在无学祖元赴日之前,日本有武士而并未形成完整的“道”。准确地说,日本武士道是无学祖元与北条时宗联手创立,系中国禅学与日本武士生涯的产儿。无学祖元禅师用一切看空的禅思清除了武士们最后的恐惧。武士道虽然“以武为本”,但内核却系“无我”之禅。

在无学祖元的禅思世界里,充满了“一切皆空,死不易志”的气度。

“生亦一时,死亦一时,如春而为夏,夏而为秋,秋而为冬。”

“击碎生死牢关,便见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所谓一念不生,前后际断,方可出生入死。如同游戏之场,纵夺卷舒,常自泰然安静。胸中不挂寸丝,然立处既真,用处得力。”

佛光国师的语录在日本武士心中闪闪发光,日本武士道三大立身之本“忠诚至上”“以武为本”“重名轻死”,一如禅初。

从武士道的发展历程看,可以说“弘安之役”是日本武士道成型后的第一次实践。得到中国大师禅补的武士道是战役胜利的精神保证。所以,战斗结束后,北条时宗创建了圆觉寺,邀无学祖元为圆觉寺开山住持,用以吊唁抗元阵亡的将士。圆觉寺既是无学祖元的禅宗大讲堂,也是日本武士的心灵寄托所,亦可视为日本武士道的生成之地。

我们知道,自中世纪以后,武士道逐渐成为日本的主体文化。这种文化的精神底色是“刚”。而这种“刚”恰恰是彼时中国稀罕之物,或许为无学祖元刻意补给日本。曾经生活于南宋末年的祖元,应该早已看到中土文化的衰靡,汉民族的精神雌化,但他无力改变。世事弄人,蒙古铁骑把他赶到了日本,所以,他把“阳刚之气”带到了东瀛,这也算是“汉魂”对“和魂”的哺乳。

无学祖元在中国大陆的命运充满忧患和悲伤,在日本则焕发了神采,为武士道注入了新精神内核,成功地塑就了日本文化中的刚性。此后,中国的东面,总有一个相近的民族血气方刚。在历史重大转折期,日本文化的刚性时常给中国大陆的萎靡腐朽带来强烈刺激。我们看后来历史,无论遭受什么动荡和时代变幻,日本朝野并没有出现中国式的腐败和萎靡,读日本,随时可以读出文化的刚性,这种刚性文化的主干就是武士道。

毋庸置疑,武士道是刚性文化、铁血之魂。刚性,证明一个民族没有失去骨气;铁血,证明这个民族鄙视懦夫。这样的民族,关键时刻是敢于牺牲的。一如日本学者武者小路实笃在《日本为什么强大》一文所言:日本的强大是天生的,因为日本人关键时刻敢于牺牲。

当然,我认为他只说对了一半,那就是后半段:日本人关键时刻敢于牺牲。但这种敢于牺牲的强大精神并不是天生的,至少他们不要忘了——携汉血而往的中国禅师无学祖元之功。


  评论这张
 
阅读(218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