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胡惟庸发迹史揭示官场竞争定律  

2015-05-27 07:52:00|  分类: 胡惟庸,朱元璋,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惟庸发迹史揭示官场竞争定律  

胡惟庸发迹史揭示官场竞争定律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从胡惟庸拜相的过程,足见他的第一强项就是整人。如果说朱元璋是个用人整人的双料大师,那么胡惟庸无疑是朱大师门下第一神棍。

那么,除了整人,胡惟庸还有什么特长呢?

    媚上。胡惟庸在整人上有一套,在媚上也是强项。他忙时帮朱元璋整人,闲暇时,还很会陪朱元璋玩。可谓朱元璋早年当皇帝时期的最佳“三陪”。

那么具体说来,胡惟庸是怎么“三陪”的呢?

先说第一项;陪吃。前几年有部历史小说《朱元璋》有个段落是这样描述的:

   胡惟庸与朱元璋,可谓舌尖上的一对吃货。 二人都好同一口:喜欢吃河豚。而熟悉河豚的观众都知道,这种鱼味道鲜美,但却有剧毒,毒全在脏器中,杀时千万不能碰肝胆,必须会宰杀的厨子才能去毒烹饪,否则弄不好会吃出人命。

而朱元璋恰恰非常喜欢吃河豚,贵为九五之尊的他,一直嚷嚷要吃这口,但一旦吃出人命怎么办?御厨们提心吊胆不敢做。然而,胡惟庸却敢做。原来,

 胡惟庸出道前学过这个手艺,他做烧河豚超过地道的厨师。

我们都听过“珍珠翡翠白玉汤”的相声,说朱元璋吃不上饭的时候,叫花子给他做了一碗剩菜豆腐汤,被他当做美味,可见朱元璋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所以,当真正的美味——烧河豚端到他跟前,不仅征服他的胃,而且还征服他的心。

最令朱元璋感动的是,每次吃河豚时,胡惟庸就抢先下筷,自己先吃一块。不是他跟领导抢食,而是为领导试毒。 河豚若是发毒,快得很,断肠散一样。自己先尝方可让主公安全用餐。如此舍死忘生,怎不令主人感动。

当然,如果想博得领导信任,光当一个好厨子是不够的。河豚再香,也不如国色天香。关于朱元璋多部历史小说,接着为我们展示了胡惟庸媚上的第二招,是陪睡。当然,他不是自己来。胡惟庸是个善假于物的精明人,他能把河豚送到领导的餐桌上,还能把美女送到领导的卧室里。

    熟悉明史的观众都知道,当年与朱元璋争天下的对手很多,其中最厉害的对手叫陈友谅,这个陈友谅天下未定就匆忙称帝,封了一个皇后叫达兰,这个达兰美貌非凡,有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美,在陈友谅兵败后被明军俘虏,暂押胡惟庸帐下。胡惟庸看出,朱元璋对达兰表露出强烈的好感。知道自己的这位领导与曹操一样,有个共同爱好,那就是对人家的老婆特感兴趣,一般有这样爱好的帝王,道德品质都不怎么样。胡惟庸不管这些,他投其所好,为朱元璋偷香窃玉。干了一把北宋高俅干的事,当了一把皮条客,将美女运到皇帝床前。而这个达兰也并非冰清玉洁的人,她贪图的是荣华富贵,并不想为谁守身如玉。在陈友谅那里他是个山寨皇后,在朱元璋这里虽然不是皇后,但却是货真价实皇帝宠爱的女人,所以她愿意配合胡惟庸,也感谢胡惟庸,让她回到锦衣玉食的日子。做了皇帝爱妃的达兰,自然要为胡惟庸的步步青云吹朱元璋的枕边风了。

以上是两陪,还有一陪,就是陪玩。

前几年关于朱元璋的历史剧播放不少,其中有一部《大脚马皇后》,展示的一个细节,为胡惟庸陪玩朱元璋增加了文学旁注——
  
朱元璋当了皇帝后,天天上朝感觉很心烦,很想找个安静地方休息下。胡惟庸立刻安排移驾紫金山行宫,怕周边有动静吵了领导兴,将方圆二十里内的野兽鸡狗全部清理干净,让领导安静度假。然而,时间一长,朱元璋又静极思动了,嫌这地方太冷清,连个鸡犬相闻都没有。怎么办?现把那些野兽鸡狗叫回来是来不及了,胡惟庸就干脆自己钻进树丛,一会学鸡鸣,一会学狗叫。朱元璋见状哈哈大笑,连连夸奖胡爱卿。真会玩!
  
胡惟庸学狗叫,也许是“戏说”的故事情节;然而,这个情节颇却准确地道出了胡惟庸在朱元璋面前的定位——说白了,他就是朱元璋豢养的一条狗。
人们养狗有什么用?大型犬,看家护院;小型犬,宠物,逗主人开心。而这两种用处,胡惟庸都有。

 那么,为什么胡惟庸不惜丧失尊严讨好朱元璋、甘心做朱元璋的一条帮凶走狗呢?在此,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胡惟庸的心理。出身底层的胡惟庸投靠朱元璋时,可能是想捞个一官半职,但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以自己那点文化那点墨水,能成为国家第二领导人,王朝第二把交椅他做了。所以当丞相这个大馅饼砸到他脑袋上时,他也是砸蒙了,砸蒙之后给他心理造成巨大冲击:受宠若惊。领导这么提拔我,那么领导说啥事是啥,让我杀谁我杀谁。所以,胡惟庸为朱元璋做事不遗余力,甘愿效犬马之劳。

当然,对于这个丞相群中“最听话最干练”的胡惟庸,朱元璋起初也是宠爱有加。朱元璋宠胡惟庸到了什么程度?

洪武九年,胡惟庸红得发紫之际,朱元璋经常约见胡惟庸,君臣二人无话不谈。有一次谈兴正酣时,突然,有个叫韩宜可的监察御史闯进门来,当面弹劾胡惟庸,称其“险恶似忠,奸佞似直”,要求将胡惟庸就地正法。结果怎么样?没等胡惟庸开口,朱元璋先龙颜大怒了,当场对韩宜可骂道:“快口御史,敢排陷大臣。”命锦衣卫将韩宜可拿下,打入死牢。敢诬陷我胡爱卿,活得不耐烦了。

当然,挑战胡惟庸的大臣不止韩宜可一个,还有个叫吴伯宗的礼部员外郎,是大明著名才子,朱元璋钦点状元。这个吴伯宗觉得皇帝待自己不错,所以也有点恃才放旷,看不惯胡惟庸玩弄权术,不肯对胡惟庸人身依附。不仅如此,他还向朱元璋上疏,告发胡惟庸的种种不法行为。没想到,朱元璋不以为然。闻知此讯的胡惟庸反咬一口,说吴才子这个知识分子翘尾巴,打报告要求处理吴伯宗,结果朱元璋准奏,将其贬到基层工作。

 为什么胡惟庸在朱元璋心目中超越了才子甚至开国功臣呢?

除了朱元璋用人标准变化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胡惟庸善于揣摩朱元璋心思。这里又显示了一个中国官场竞争定律,那就是:媚上者胜出定律。

任何一个熟读中国历史的人都能认识到:历代官场中最成功的官员,其最显著的特点是“会做人”,而不是“能做事”。这些“会做人”却不怎么“能做事”的人,往往能在竞争激烈的官场中成为“常胜将军”。

  而所谓“会做人”,并非是指普通意义上的人品高尚,而是在上级面前“值得信赖”。这个“上级信赖”对于下级官员人而言,高于一切、大于天。道理很简单,因为级决定你的升迁。

所以,凡是能搞定上级的,就能飞黄腾达,就能戴稳乌纱,而与上级关系疏远者则鲜有升迁的机会。如何搞定升级?那就是人身依附,和领导零距离接触,让领导相信你是他的人。因此,凡能在领导生活圈里如鱼得水者,无不得到提拔重用,仅限于在领导工作圈里折腾的,其升迁的机会寥寥。 

  在这样的争上游人群中,以小人和庸人为主体的媚上者,其竞争优势就比功臣和才子大。能臣武将和才子们往往仗着自己的功劳和才气不屑于投机钻营,而小人和庸人们则不靠拍马逢迎就无以生存。这就决定了他们必然会把自己的全部才智和心思用在迎合上级,笼络上级上。而人性中,有一个普遍弱点,那就是喜欢听悦耳的好话、领导们更是如此,再加上以人身依附为特点的官场格局,做长官的十有八九更欣赏那些“会做人”者的表现

    由是,你对胡惟庸受宠上位就很好理解,一切都是封建人事制度环境使然。胡惟庸的媚上功夫,一般人做不到,也做不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