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1800年前,汉民族因为什么差点亡种  

2015-12-22 07:11:00|  分类: 华夏魂,汉族,五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图教育与中国文联出版社即将联合推出本人视频新作《华夏魂》10

 

  1800年前,汉民族因为什么差点亡种

 

  从“三国归晋”的公元280年,再到南北朝被大隋接管的公元589年,中国历史这300年间,汉民族的精神状态整体是走下坡路的。用史学家陈寅恪的话来讲,此时“中原文化”已陷“颓废之躯”,堕为“久远而陈腐之文化”。

那么,这“颓废”和“陈腐”是如何而来的呢?导致了什么后果?

1800年前,汉民族因为什么差点亡种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没有任何树木,是不自朽而外虫磕入的。

简要评价晋朝开启的这段历史区间汉民族精神病症,我以为可三字释之:乳糜血。

所谓“乳糜血”,用医学的语言来说,就是血液中含有高脂肪。通俗地讲,就是血液中杂入了大量油脂。可以想见,一个高脂肪的肥胖之躯,怎么会保持无病的健康状态呢?

提及大晋“时代精神”,可以用一个成语来描绘:穷奢极欲。这个朝代留给历史的,是各种突破想象极限的暴殄天物的故事。诸如“万钱一餐”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晋朝重臣何曾,时任太尉。此人在曹魏时期投靠权臣司马家族,到了司马氏篡魏建晋时就成为“开国元勋”。何曾前半生还算是个敬业敢言的干臣,看到放荡不羁的士大夫,马上弹劾让皇帝将其逐出朝廷,不要“污染华夏”。但是到了晚年,他却开始撒起欢来,污染起华夏了。

老何是西晋有名的“奢士”,以“极品生活方式”闻名于世。他奢到了什么程度?皇家宴席都看不上眼。每当皇帝请客,他都要带着自家厨子做好的饭菜到场,因为御厨的饭菜他“吃不习惯”。

当时中国饮食业,在发酵技术方面尚不发达,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与时间,所以皇帝也往往吃不上“发面馒头”,但这个何大人却“非发面馒头不吃”。一个蒸饺,没有十道以上花纹不吃。每当设宴,厨具摆设务求奢华,菜肴色香味都要讲究到极致。有人给何府算过一笔账,说何曾一天的伙食费至少要一万钱,而当时一万钱相当于1000个平民百姓一个月的伙食费,也就是说,他的一顿饭,是10万农民一天的消费!而何曾的儿子何劭,虽然本事不如老爹,但在摆阔方面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个不学无术的官二代,“食之必尽四方珍异,一日之供,以钱二万” ,他每日的伙食费是两万钱,高出其父一倍,相当于2000个平民百姓一个月的伙食费,是20万农民一天的消费。奢侈到了这个程度,这爷俩还常常向别人抱怨:没什么可吃的。惹得皇帝都非常好奇,经常到他家“蹭饭”。

西晋斗富的传奇层出不穷,还有“蜡烛当柴火”“击碎珊瑚树”,诸如此类的故事,实在太多了,足以令今日中国“土豪”自惭形秽。

大晋开启了华夏极乐模式。在国家体制层面,祭出了“门阀制度”。所谓“门阀制度”,可归结为一句话:王侯将相有种,当大官须拼爹。统治者的顶层司马家族成员分封各地为王,名门望族子弟世袭官爵平步青云,平民子弟上升无门,永远靠边站。说白了,这是“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天下。

“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天下,是士族坐享其成的世界,晋朝的极乐世界,其实就是一个士族“二化”社会——享乐化和流氓化。尽管享乐主义打破了虚伪的礼法,肯定了人的七情六欲、自然属性,并直率地加以表现,但其精神本质是非理性的,是以吃喝玩乐的兽性形式表现出来的。不管“官二代”和“富二代”们怎么“讲究”,只剩声色犬马追求的他们,本质上不过是群“权贵流氓”而已。所以,一个“士族二化”的社会,终究必走向道德沦丧、精神颓废的末世。 

末日很快到了。糜血的大晋,在北方只存活了65年,西晋很快灭亡了。它亡在了“后院”。

这与大晋的穷奢极欲因果相连。为了方便享乐,晋朝的士族囤积驱使了大量家奴,这些家奴很多是“外来移民”,他们大都是从漠北地区迁入中原地区的游牧民族部落,原系生活于奴隶社会的奴隶。

司马炎死后,司马家族内讧,发生“八王之乱”,大晋朝民不聊生、国力大衰。于是,那些达官显贵的后院“移民家奴”,就像凶猛野兽嗅到了腥味,他们引领本族部落军队,入侵中原,开始趁火打劫。

乳糜血的西晋终被胡人之首的匈奴人灭亡。

灭晋的匈奴首领是刘渊及子刘聪,他们系汉化匈奴贵族,匈奴左贤王之后。西晋中期,刘渊与晋廷交往甚密,数次被晋帝加官进爵,后自号“大单于”。到了西晋晚期,他趁司马氏靡乱衰败,自称汉王,进军中原,建立中国北方第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史称汉赵、前赵。刘渊死后,其子刘聪即位,攻占长安,俘获西晋最后一个皇帝——司马炎的孙子晋愍帝司马邺,西晋亡。

刘聪俘获亡国之君司马邺后,令其为匈奴皇室端菜倒酒,洗槽喂马,曾经享尽荣华富贵,穷奢极欲的司马当家人,最后就落到这步“被奴役”的天地。后刘聪又嫌“杂役”司马邺服务不到位,将其杀害。

刘渊父子之前赵,并没有统一中国,甚至连北方也未统一,但它却掀开了潘多拉盒子,从此中国中原大地胡暴乍起,汉民族不得安生。

西晋灭亡后,司马氏及汉族王公大臣逃过长江,远遁南方,建立偏安东晋。汉民族不再是北方的主人,中原先是成为匈奴人的天下,而后又被四个胡人部落陆续接管,这就是著名的“五胡乱华”事件。

“五胡乱华”是中国历史上汉民族的第一个浩劫时代。进占中原的五个游牧民族:匈奴、鲜卑、羯、羌、氐,几乎都没有自己的文字,甚至有些民族还保留着食人的兽性,所以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野蛮降临。

针对汉民族的大规模的吃人事件也在这个时候发生。

这主要是羯族部落军干的。严格地说,羯族不是真正一个民族,而是一个部落。它是五胡中开化程度最低的,有语言没有文字,即便在进入中原之后,因为他们大多从事下等家奴工作,所以也大都还是不识汉字的奴隶。但是,中原内乱,却成就了他们的崛起。奴隶出身、大字不识一个的羯人石勒也趁乱做了一把中国皇帝。

公元319年,羯人石勒在中原乱战中脱颖而出,石勒建立的后赵,采取野蛮的奴隶制,只有羯人才可称为“国民”,他们拥有“治外法权”,可以像杀猪宰羊一般任意屠宰汉人、烹食他们。由此,他们也被一些历史书籍称为 “东亚历史上最残暴的民族”。正是因为它残暴,所以后来此族命运未得善终。遭到被压迫民族的反抗报复,终被灭族。

羯族之后的羌、氐两族,其残暴程度与羯五十步笑百步。总之,这个期间野蛮残暴降临中国,中原大地进入了第一个“黑暗长夜”。史书《晋书》记载,当时中国“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遭到灭绝性屠杀的汉民族,出现了第一次亡种危机。史学家称这一浩劫为“中原陆沉”。

《中国人口史》记载,五胡乱华前,中国北方汉民族人口有2400万,而五胡乱华后,据史书《鸣沙石室佚书》记录:“中夏残荒”,汉人或南逃或被屠杀,当时北方的汉人最多只剩400万。

北方汉民族人口数量不仅急剧减少,而且民族精神也一落千丈。华夏的精神血脉——汉魂也史无前例地在北方出现断层。好在在此期间,还有一位叫冉闵的汉民族英雄出现,率领北方残存汉民族,在五胡中杀出一条血路,在十六国中建立唯一的汉族政权冉魏,汉民族才幸免绝迹中原。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