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杂文报》因何被时代淘汰?   

2014-12-22 07:43:00|  分类: 杂文报,停刊,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报》因何被时代淘汰? 

    《杂文报》停刊的消息并不让我感到十分意外,但还是不免有些感伤,这份感伤主要来自怀旧。
     1999年,我在此报发表了第一篇杂文,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成为她的忠实之一作者。2001年去北京媒体工作后,因成为报社御用评论编辑,忙于写稿约稿,已无时间给外报投稿,虽然期间也想买份 《杂文报》看看,但可叹北京报摊不售此报,于是,渐渐与之失去了联系。
    两年前,在本人可以做主的单位,在秋季发行季节,我终于又想起了“老朋友”,让办公室的人订了这份报。报纸翌年元月送到,当我拿到这份报纸,看到时隔十年的“老朋友”时,感觉亲切,却不免失望。
      其时《杂文报》,已经物是人非。在编辑队伍里,我已找不到记忆深刻的邱小刚,听说他已变为“刀尔登”,成了国内著名自由撰稿人。其他一些熟悉的编辑,也大都不在报上了。我知道,任何一家报社,采编人员流动皆属正常,这只是令人感叹,斗转星移岁月如梭。
      失望的是内容。此时《杂文报》,除了那熟悉的题字报名,几无十几年前之“雄风”。作文园地占据了大部版面,令我怀疑自己订的不是一份杂文报,而是一份语文报。单位的采编同事们对这样一份报纸,大都没有阅读兴趣,于是下半年她在我们的报夹中消失。
      本月,我得到了《杂文报》停刊消息,我注意到主办方发布的正式新闻,是“停刊”而非“休刊”,“休刊”可以休整再办,而“停刊”基本没有复活可能。
      在追祭《杂文报》文章中,我能感受到,那里有一大批和我一样,因此报而培养出来的作者评论员,他们认为,杂文报死于“网络媒体包围”和“人们远离杂文”,是时代之哀。
     我以为这样分析《杂文报》倒下的根源意犹未尽。现在活跃在网络媒体各大论坛上的网文,哪一篇不是犀利的杂文?人们需要杂文,但就像观众对相声的态度一样,他们不喜欢失去了讽刺功能、隔靴搔痒的作品。不能说,我们身处的当下是利于杂文生长的盛世,但在当前语境中,知难而进,写出“国情容忍最大限度”的非速朽杂文,应存一定空间。
    之所以我对《杂文报》停刊不感意外,是因为我后来读她的感受“雄风不在”。一份以胆识见长的报刊却失去了胆识,载文一无胆量,二无深度,怎么给读者一个读她的理由呢?如果人们在网上,在凯迪等社区论坛,每天免费就能读到有胆有识的杂文,那么为什么要花钱继续读一份不痛不痒的《杂文报》呢?
    我留意到,《杂文报》的网络版一直很不发达,在网络时代,困守传统传播方式,即便是语境大开,恐怕也不能与时俱进。 
    如此说来,《杂文报》或因保守而被时代淘汰,我怀念她曾经的胆气与大气,但愿有朝一日她还能活过来,重振雄风,即便以电子版的形式出现,只要魂在,亦能释怀。
 
  评论这张
 
阅读(43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