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甲午开战前,日本鹰派凭啥信心满满?  

2013-03-08 08:28:00|  分类: 甲午,日本,鹰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透日本@ 

 

         甲午开战前,日本鹰派凭啥信心满满

 

甲午战争爆发前,以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为代表的日本鹰派,信心满满,极力煽动中日决战。认为一旦交战,中方必败。

这些日本鹰派并非盲目自信,而是在做了大量功课之后做出的结论判断。甲午战争他们花了数年功夫备课,“征韩派”以留学或者考察之名对中国进行调查,以供日本政府决策。了解到腐朽帝国的实情,前后有《斗清策案》、《清国征讨策案》、《邻邦兵备略》、《进邻邦兵备略表》、《军备意见书》等策议出台。

 他们不仅对中国军情了如指掌,而且对中国官员也多有了解,抱以鄙视,当时大鸟圭介有一句颇具代表性的对中国官员酷评——说清廷“自甘愚陋”,“遂造成一般麻木不仁之官吏”。

大鸟圭介何出此言?这与他和中国官员交手有关。

这个人就是他在朝鲜的中国对手袁世凯。

作为大清驻朝公使,袁世凯在甲午战争前,本来是以清廷“少壮鹰派”傲世,而且十年前还在朝鲜成功“平乱”。但十年后为什么不被他的日本对手看好?

    古代中日之间第一战白村江之战,是为了朝鲜;近代日本和中国的第一次硬碰硬,同样是在朝鲜问题上的对冲。1884年甲申政变是中日在朝鲜小试牛刀,1894年甲午战争才是中日在朝鲜决战。朝鲜的危机,是考验中日两国实力的机会,也是验出两国驻朝官员水平的时刻。彼时大清驻日公使袁世凯,日本驻朝公使则是大鸟圭介。

    公使的地位是由国家实力来决定的,决定外交最后成败的往往是战争。然而,公使的个人能力和判断力也不可小觑,它也可以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对外策略与方向。

     就晚清官员的素质而言,当时普遍不抵日本是事情。但是袁世凯算是晚清庸官群中最优秀的官员,这样官员被清廷派到朝鲜,当然是被寄予厚望。

   朝鲜战争爆发前,因为宗主国的老底还未完全掉落在附属国面前,所以朝鲜对清国还是唯唯诺诺。袁世凯在朝有襄助一切的权力,犹如监国。然而,一切都因为东亚历史的巨变而改变。袁世凯在朝的“好日子”因为一个日本人的到来而宣告结束。这个人就是日本新任驻朝公使大鸟圭介。

     朝鲜战争初始,大鸟圭介听从外相陆奥光宗的指令,采取韬晦之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面宣布日本无意干涉朝鲜内政,一面秣马厉兵。

    袁世凯在韬晦的对手面前,失去了对局面发展的基本判断力。他果然中计,电告李鸿章:日方没有出兵干预迹象。得到错误信号的清廷胆壮不少,遂做好出师朝鲜平乱准备。

    清廷在袁世凯的“误导”、朝鲜王宫请求下,派兵一千五百入朝,并依据《天津条约》照会日本外务省。可是没想到的是,当清兵入朝后,日本不顾朝鲜强烈反对,派兵近九千挺进朝鲜,朝鲜局势陡变。

     袁世凯深知大鸟圭介是日本著名好战派,在《袁世凯致李鸿章密电》中,袁世凯感觉事情不妙,通报李鸿章:“大鸟来汉,必有挟议”。当初大鸟与前任日本驻朝公使换岗时,袁世凯是极力向朝鲜王室陈述反对意见、阻止大鸟出使朝鲜的。在力阻大鸟、阻止日兵进汉城方面袁世凯做了很多“外交努力”。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大鸟还是来了,他的到来,宣告袁世凯天敌的降临。

     内战一爆发,袁世凯的对手大鸟圭介爆发出蛇一样的灵敏与攻击力,亲自带兵、兵临朝鲜王宫,而一度高高在上的袁公使,其反应速度与果决力相形见绌。袁世凯一向唯李鸿章马首是瞻,当日本逼迫朝鲜政府承认日本提出的所谓“改革案”时,曾以“监国大臣”自命的袁世凯,按照李鸿章指示,公然表示“不强干预”,更助长了日本的侵略野心,于是,大鸟圭介一举拿下了朝鲜王宫,迅速掌控了“朝鲜内政”。袁培植的亲清政府势力顷刻瓦解。

   《清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日本外交文书》都记下了袁世凯在朝鲜的最后表现。日军控制朝鲜政局后,深感孤立无援的袁世凯,胆怯怕死,极想逃走了事。6月29日,连发三电,请求回国,他说:“华人在此甚辱,凯在此甚难见人,应下旗回,拟留唐(绍仪)守看管探事。” 李鸿章勉袁:“要坚贞,勿怯退。”但袁不顾一切,决心挣脱险境,又上一电,极力渲染个人窘境。到7月15日,袁托辞患病,竟躺倒不干,将政务交给唐绍仪,并向李鸿章哀求道:“凯等在汉,日围月余,视华仇甚,赖有二三员勉可办公,今均逃。凯病如此,惟有死,然死何益于国事,痛绝。至能否邀恩拯救,或准赴义平待轮,乞速示。”

袁世凯摇尾乞怜,以病为请,以死相挟,打动了李鸿章。17日,袁奉令回国,易装悄然离开汉城,搭平远舰返回天津,从此结束了在朝鲜的生涯。袁世凯个人获得了“拯救”;但中国和朝鲜的危机局势,毫无改变。

     大鸟等人后来在叙述这段历史时,多为自豪,“清料我必不能出兵,不知我国历来整军经武,待之久矣”。日本备战演练已久,就等着这个时刻的到来了。 

   从朝鲜回国后,袁世凯一反常态,由一意主战转变谨慎观望,成为“议和团”主要骨干,一个显赫鹰派变成了彻底的鸽派。他向李鸿章汇报了朝鲜的情况,并撰写了一篇意见书,极力附和李的主张,大肆宣扬失败主义。他说日军已占优势,中国根本不能取胜,只有退守鸭绿江边,把朝鲜丢给日本占领。袁公使之威,夫复何在!

甲午战争加深了日本鹰派对中国官员的鄙视,一群“自甘愚陋”、“麻木不仁官吏”把持的老大帝国自顾不暇,有什么实力再当邻国朝鲜的宗主国呢?大鸟圭介的描述曝出了中日官员的致命差距。无论是对世界先进文明的反应,还是对外作战,日本军政要员如蛇般灵敏、善于出其不意先发制人,而清朝军政大员相形之下,却似庙中之神——麻木不仁,结果必然让大清“善男信女”们绝望——虽受祭祀,恨无灵验。

甲午开战前,日本鹰派凭啥信心满满? - 程万军 -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本醒了,中国咋办?更多中日关系未来三十年走向,请看本人新作:《看透日本:一衣带水向何方》。本书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全面上市,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

  当当订购http://product.dangdang.com/main/product.aspx?product_id=23177871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