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名将均具“赌徒”特征  

2012-03-02 08:26:00|  分类: 元年力献:第四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名将均具“赌徒”特征 

 

 

二战期间,关于日军的精神特点,西方曾作过总结:他们“顽固、任性、刚毅、古怪”,同时又“不把一切危险和灾难放在眼里”。

 

无疑,这是具有明显“赌徒特征”的一支虎狼之师。但是,这个特征并不仅仅体现在二战时的日军,回顾日本战争史,可以说这是一个传统,甚至就因为这个传统的“发扬光大”,才酿成了日军二战悲剧。

 

 众所周知,日本的名将都以“非常规作战”、冒险而闻名于世。

从中世纪有“日本曹操”之称的织田信长,到近代日本海军统帅伊东佑亨,再到现代海军名将山本五十六,都是“赌神式人物”。

 

日本战国时代,织田信长是以“桶狭间之战”一举成名。这场战役是一场典型的“赌徒之战”。当时,织田信长本队约两千人击溃今川义元两万五千大军。此战,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完全打破了当时战争游戏的规则,因而被人评价为“战国时代最大赌博”、“穷鼠对猫的奇袭”。

 

   到了近代,“东洋”的崛起,以海军崛起为峰。 仔细看当时日本海军,可以发现一个令人震撼的现象:这是一支几乎可以用上“疯狂”这个字来形容的新生军队,它是一支很有创意的军队,能够无视一切既存的经济政治军事规则和定论而孤注一掷,从而创立了不少“首次”。以伊东佑亨为代表的青壮年海军统帅,敢作敢为,魄力非凡,令日本海军的战斗力,几乎达到了“恐怖”的状态。起初日本除了老师德国,没把任何国家放在眼里。而到了一战时期,这个学生竟然连老师也不再放在眼里,在中国青岛向德国宣战并战而胜之。“无敌东洋”日本脚踏东半球,傲视西半球,“赌神”膨起征服世界底气。

   
    
 因为“不把一切危险和灾难放在眼里”,所以“赌”沿承为日军的一个鲜明特点。

     到了现代,这种赌徒式的将领达到了豪赌世界的地步。

    “东洋精英”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都是日本赌徒式人物。尤其山本五十六,众所周知他既是一个著名的海军将领,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赌徒,他认为不会赌博的人没有出息,所以他敢下赌注,要么赢个痛快,要么输个精光。

     太平洋战争是日本的最后豪赌,也是“日本海军”在世界舞台的告别演出。战前,日本天皇曾召集众臣,讨论是否发动太平洋战争,大多数人主张维持现状,但东条英机坚持主张发动战争,甚至扬言:“人生一世,下这么一次从清水寺的平台上纵身而下的决心是必要的”(当时常常有人从那里跳崖自杀)。    

    
     明知道胜算不大,却不惜举全国之力赌赢这场战争,赌神们的最后演出,情不自禁,无法自拔。突袭珍珠港和折兵中途岛是赌神的疯狂挽歌,山本五十六在军事上下的两个大“赌注”,先赢后输, “家破人亡”。

   为什么“赌神”日本,所向披靡,到了山本五十六这代将星,遇到美国,就赌不下去了呢?

   首先看到,织田信长与伊东佑亨的赌局,与山本五十六有着明显不同。

   战国时代日本,后起之秀往往要胜出,必须出其不意。一般认为,在敌我兵力对比超过十倍的情况下,坚守城池才是唯一可行办法的时候,但织田信长经过慎重评估后,采用非常规作战方法战胜敌军的秘策已经在心中形成。道理是非常简单,当时的合战胜负评判标准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能否取得敌方总大将的首级。因此,在敌我力量非常悬殊的情况下,集中局部优势兵力直插义元本阵砍下总大将的首级这一战略其实也是完全遵循了当时战争游戏的规则的。

    由此可见,信长之赌,赌局没有脱离本土、赌法符合国情。

   再如近代日本海军的赌局,也是在自己的实力基础之上的胜算。

   近代日本海军的赌局设在远东,对手分别是朝鲜、中国、沙俄。在与这支“恐怖”力量的赌局中,羸弱的朝鲜输掉了家园,外强中干的清国输掉了后院,即便是势大力沉的北极熊沙俄,虽然与对方拼得都剩最后一口气,但也终于先行崩溃,不得不带着他们海军司令的尸体,丢弃了中国东北全境和南库页岛,退回老家地盘。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远东可以说是日本海军的天下。这同样是因为赌局没有脱离日本近海、赌资大于对手。

 

    到了山本五十六,这场赌局就太大了,大得不着边际,大得不自量力。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把赌局蔓延到了太平洋,意欲赢下整个世界。
    赌王战赌徒,当然是所向披靡;但是遇到总庄家,就算赌到到头了。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的前辈总是赌赢,可到了他们,最后连自己的命也赌没了,因为他碰到的对手与以往不同,庄家美国。
    美国对日本,有两点相克。其一,“才”之相克。日本是赌王之才,美国是庄家之才。 
    常胜赌徒,须有一技之长,师从“德国模式”的“东洋之才”对付政治没落的东方世界绰绰有余,但是遇到占据“洋才”制高点的“美才”,立显高度不够。

 

     美日开战后,“东洋之才”在“美才”面前顿处下风。这是日本从未遇到的情况,从未战过的顶级高手。看看赌徒的对手麦克阿瑟,他的身后是世界第一政治大国的“旗帜”,以及第一经济强国的“粮草”,他是一个总要笑到最后的庄家。 “无敌东洋”遇到真正的巨无霸,情何以堪?

     美国克日本,除了“才”外,还有一个“隐形因素”,至今还发挥着重要作用,更为致命和关键,那就是:“魂”之相克。即“和魂”与“美国魂”的天敌效应。简而言之,就是“山姆大叔”专克“武士道”。
    1945年春夏之交,在美军即将进攻日本本土前,美国总统罗斯福有过著名的慷慨陈词,道出了与日本“水火不相容”的“哲学思想”:
    “这不是说要消灭德、意大利、日本的所有居民,但是确是要消灭这些国家里的基于征服和奴役其他人民的哲学思想”。


    美国精神与日本精神是相克的。当两种哲学互为天敌,一场战争就不可避免生了。

    武士道是赌王之道、狼之道;山姆大叔是庄家之道、猎人之道。山姆大叔打败了武士,就是猎人征服了狼。这既是国力之战,也是精神战役。

   日本人把他们的全部信仰和能力投入到一场豪赌中。结果,输得只剩个天皇,天皇让他们放下武器。麦克阿瑟成为凌驾于天皇头上的太上皇。日本不得不接受完败现实。 

    总结日本的赌战,可得出这样一个概论:
   放手一博胜出的前提是“好牌”与“高技”。若一无好牌,二不技高一筹,无论怎么敢赌,也必输无疑。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