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奴才”与“人才”不能混为一谈:兼评《张居正》  

2010-04-30 12:05:00|  分类: 2010热点冷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奴才”与“人才”不能混为一谈

           ——兼评《万历首辅张居正》

 

    随着《万历首辅张居正》在北京电视台的连播,关于张居正的评价也再度热了起来。“宁做干臣,不做清流”是张居正这个知识分子转型为政治家的闪光点,这样务实的知识分子比起眼高手低的酸儒来,对历史的贡献肯定要大些,这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本剧中的一些权术戏份,却也混淆了一些人才与奴才的根本概念。譬如两个主要角色张居正和冯保。素质都不低,脑子都非常好使,但人格却有些差别。

    从张居正这个人的做事风格看,虽然不是完全光明磊落,但至少有道德底线和士大夫操守。

   而冯保这个人比起一般太监来,素质虽高出一筹,但却带有很深的一股子邪恶味道,他只是跟定主人,把握权术,没有善恶标准和道德底线。

    由当时历史整个大背景而言,张居正和冯保显然都是代行皇权的李太后的奴才,然而,仅就个人人格品质而论,二者还是有区别的,尽量保持人格的张居正应定义为人才,而到处充当贪官干爹的冯保是为奴才。

 

    然而,“奴才与人才”的概念却被改该剧某些主创人员人为混淆了,该剧编剧熊召政幕后一句话,道出该剧一个中心思想:奴才是最好的才,因为奴代表忠诚。

    熊召政公开赞赏“奴才”,其思想意识显然还停留在万历年间。将“人才'与“奴才”混为一谈,首先出于把“奴”和“忠诚”划了等号,其次是出于“人”和“奴”的意识不清。

     人才与奴才都有才,区别在人与奴上,人与奴的根本区别,不在忠诚度上,而在要不要人格与尊严。在封建专制社会,人格与尊严是个奢侈品,只有皇家一个人享有它。士大夫如张居正那般保持底线人格与尊严已实属不易。然而,如果到了今天,剧

作家的认识水平还停留在“对不要人格与尊严的奴才”的欣赏上,那么这种认识水平真令人遗憾。

   另则,无论在过去封建社会还是现代文明社会,忠诚也绝不等于奴化,否则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慷慨悲壮之士为获取尊严前仆后继,倒在与奴隶主与封建地主抗争的血泊中。
    
   把人才与奴才混为一谈的社会,亦不配叫现代社会。这也是当今社会令人忧虑之一焦点。奴化的教育不仅停留在历史剧中,而且还蔓延到现实的校园中。

    前两天妻子推荐我看了一段校园孝道演讲视频,那些所谓的“演讲大师”们,把尽孝变成了广场煽动的仪式和表演,不仅肉麻,而且别扭。甚至还有学校组织学生向老师集体下跪磕头谢师恩的。全热不顾学生也有独立的人格与尊严。

   人格平等的社会,忠诚是互相的,员工对领导忠诚,领导也应对员工忠诚,孩子对家长忠诚,家长也要对孩子忠诚,学生对老师忠诚,老师更应该对学生忠诚。

 

   中国面前教育最大的问题是“返璞归奴”,这恰恰是两千年中国封建社会教育的核心。任何忽略人格与尊严的意识形态,都不会进入现代文明的内容里。某些所谓的“国学大师”,只是些复制加粘贴的好手,当你无力创造新价值、更新旧价值观时,也不要一头扎进破柜子里,找些陈年压箱底的老料,再次抖落一番。什么叫国学,拿出两千年没有本质变化的封建文化解释一番,这只配叫传统,不配叫国学,除非你以为此中国还是两千年前的古中国。

   日本近代化教育之父福泽谕吉曾言,教育学生的要义就四个字:独立尊严。仅此四字,日本就迅速从一个封建没落国家升华为世界强国。独立尊严,就是奴到人的转化,千百万志士用鲜血一度换来,今天,难道我们不要坚守反倒轻易舍弃吗?


     按照《张居正》的作者的说法,即便把人才与奴才分割开来,奴才也似乎比人才强。那么不妨放在历史环境中,把两个历史人物做比较。
    就对主人的忠诚度而言,三国里的诸葛亮当然是奴才,而司马懿乃人才。然而,就对历史的贡献而言,是奠定三国归晋大局
的司马懿这个人才贡献大,还是眼睁睁守着庸君令蜀汉凋零的诸葛亮这个奴才贡献大呢?

      在肯定封建政治制度及“奴才观”的前提下,无论投入多大成本制造的历史剧,也只能是视觉与故事的精彩,而不会有真正的艺术升华——因为没有思想的超越。

 

   《张居正》的历史局限应该得到了解甚至理解,然而跳出《张居正》,走到银屏下的21世纪现实社会,还在宣扬“奴才”观,则未免倒行逆施了。

    种种随着历史热而出现的思想回潮,使人深深感觉到,无论上了电视讲坛的老师们,还是大戏的编剧们,他们虽然成了明星,但从思想意识而言,并没有升华,本质上还是一个教书和说书的水平。他们只有口才的超越,没有思想的超越。休说与世界级文学家相比,就是比起一千年前悲天悯人的关汉卿们,亦俱现落后哉!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