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辜鸿铭和梁启超谁更爱国?  

2008-04-21 14:21:00|  分类: 《血性:时代缺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旧到底的“小辫男人”辜鸿铭,少年中国说之“永远年少”梁启超,到底哪个真爱国哪个更利国——   
    
        辜鸿铭和梁启超谁更爱国?
 
 
           

     

     清朝末年,腐朽的清廷已成百足之蛇,于是各种新旧“爱国人士”轮番登场,力求以各自派别之政见挽救国家民族命运。

      在新旧派别“辩士群”中,出现了两个代表性的人物:

     一个是守旧到底的“小辫男人”辜鸿铭,另一个是少年中国说之“永远年少”梁启超。

        辜鸿铭,这位清末民初以“老顽固”享“誉”中外的文化怪人,以 “老古董”著称的 “小辫男人”,平生善于为缺乏活力的守旧强词夺理。

    外国人问他:中国人怎么这么残忍,要对女人裹小脚,并且对小脚的把玩还有那么多文人雅士爱好?辜鸿铭回:西方的最高艺术是芭蕾舞。而芭蕾就是让人改变生理结构,强行用脚尖代替正常的脚掌来走路,而观众最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

    ——可见,这位“小辫男人”,其强词夺理水平非同一般。

     

     辜鸿铭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他无限热爱男人的辫子与女人小脚。在辛亥革命“剪辫子”后,他依然顽固地保留小辫,穿长袍马褂,愈加赞美中国姑娘的小脚。他的夫人淑姑是小脚,他一见钟情、终身不负。民国建立后,他在北大讲授英国文学,用偏激的行为方式——留辫子,穿旧服,为纳妾和缠足进行头头是道的辩解,来对抗整个社会弃绝中华传统的畸形走向。其态度日益顽固保守,竟发展到大言不惭地把辫子当护照和标志,并声嘶力竭地为辫子与女人类国渣陋俗辩护,让人们大跌眼镜并加耻笑。

    辜鸿铭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甲午战后,中华民族的危机空前加剧,有识之士纷纷呼吁引进西学,变法图存。面对这勃然而兴的维新思潮,辜鸿铭却生怕因之毁弃中国文化,于是,精于西学西政的他在那不平静的年代里,却不仅没有明显激进的思想表现,而且大讲儒教尊王之道。

 

    “小辫男人”认为:“以欧美的学说,变更中国的政制,这是乱中国有余,救中国不足。”

    辜鸿铭当然也在为多灾多难的中国设制蓝图,只不过他的办法,是指望用中国文明的道德力量去对付西方枪炮。

 他甚至认为:   

     制止一种社会和政治罪恶、以及改革世界之儒教办法,是通过一种自尊和正直诚实的生活,赢得一种道德力量,这就是中华民族惟一可赖的力量,要想将其古老的文明从现代欧洲民族的物质实利主义之破坏力中挽救出来,最好的办法就存在于这种古老的文明之中。    

     辜鸿铭最为时代诟病的守旧,是他为帝制辩护,为那位垂帘听政、既阴险又凶残的慈禧老太太辩护,并向西方世界肉麻地吹捧她。武昌起义既发,他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流而动,反对革命,劝说列强出兵围剿革命军。

暮年,辜鸿铭不分良莠地加入到张勋复辟之列,充分演绎了一个死气沉沉毫无活力的守旧男人的最后大戏,成为一生无法洗去的污点。

 

    辜鸿铭的政见遭到梁启超的嘲笑,以梁启超为代表的新派不仅寻求中国军事上的强大,而且寻求政治上的强大,希冀把中国的专制政体改造成君主立宪政体,认为如果中国拥有日本那样的政体、枪炮和科学,那么拥有的就不是失败。  

 

    与辜鸿铭守旧相悖,梁启超主张“善变”。在他早期的文章《善变与豪杰》,其中有几句话把他是怎么样善变的说得明明白白: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人皆见之。及其更也,人皆仰之。大丈夫行事磊磊落落,行吾心之所志,必求至而后已焉。若夫其方法随时与境而变,又随吾脑识之发达而变,百变不离其宗。”

    梁启超可以说得到了善变的真谛,一是要根据时与境的变化,敢于破除旧的不合理的东西,接受新知,甚至于要“不惜以今日之吾与明日之吾宣战”,二是不断的变化都要围绕一个中心,要有自己坚持的东西。

    他长时间活跃于政治舞台,先是热衷于维新,断而保皇,后又因反对清王朝复辟,不惜和自己的老师康有为公开论争,有着“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的勇气。从保皇到反对复辟,恰恰是一个对立面。   

    他变化中坚守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爱国。正因为爱国,只要是能改变中国积贫积弱状况的事,他就殚精竭虑地去做;也正因为爱国,他才能产生“我操我矛以伐我”的勇气不断地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老师,毫无私心。梁启超的善变中坚守的是一颗爱国的心。

    有敢于破除旧秩序的勇气,不断地变化进取,又执著地坚守自己的爱国思想,这就是少年身上最最可贵的精神了。

 

    用忧患来养心,用善变求新来爱国,达到梁启超的学问高度,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太难,但拥有像他一样的爱国心,其实并不难。

    “小辫男人”辜鸿铭,善变求新梁启超,到底是哪个真爱国哪个更利国,历史已经给出了活力制胜的答案!


 ——本人新著《血性:时代缺失的隐痛》 选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