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古代中国作家的最高理想  

2007-11-03 15:01:00|  分类: 《破解中国历史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中国,文人的最高理想是当官。只有当官不得时,只有生活走头无路时,才会无奈地选择“作家”—— 
   
                
       古代中国作家的最高理想 
 
                 

      古代中国,“作家”的含义实在是太庞杂了,他们的境遇是冰火两重天——既可能是仕途上的士大夫,也可能是穷困潦倒的书生。前者如唐宋八大家韩愈,累官至吏部侍郎;后者如诗仙李白,终生在官场难以立足,乃至颠沛流离。

    但是,不管属于哪一类作家,他们的最高理想还是作官。只有官场失意乃至当官无望时,他们才会选择做一个“专职作家”。从这个意义上讲,古代中国的作家,并非自愿的选择,而大都是仕途“壮志未酬”者。

 

    就拿李白来说,这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诗仙,是不想当官还是当不成官?我看还是后者成分居多。
   李白以藐视权贵为乐,却又以得到权贵赏识为荣。这在他得宠唐玄宗一刻,戏弄高力士一时的表现中得到充分验证。
    他不是不想当官,而是个性不为官场所容,他改变不了官场风气,又放不下架子屈就官场,所以仕途“壮志未酬”,被迫转身成为“作家”。一代诗仙虽寄情于山水,但由于最高理想——政治理想的毁灭,一生不得开心颜。

    这是中国传统文人的通病。攀上权贵就得意,离开权贵就落魄,究其根本,是没有独立经济地位导致的悲哀。
 
    为什么那些伟大的作家往往在官场中落败?
    就如伟大诗人屈原,虽然也是贵族,但为什么就斗不过楚国腐朽贵族集团?
    这就必须拷问这些伟大作家的“政治能力”.
    屈原与李白都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诗人,但却都不是一个及格的政治家。他们的政见和性格都注定了这一点。

     他们的性格,都有着坚忍不拔、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等的非一般的性格,但同时也存在一些不完美的地方。他们清高孤傲,封闭自恋,自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认为世人皆庸俗不堪,不愿为伍,将一切与自己不同的东西视为异物。
    作为一个作家,他们的人格是没有人能否定的,但其作为一名政治家,却并不是成功的类型。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政治家他们缺少必要的政治人格。身为一个政治家在进入仕途之前就应该做好包容与受挫的准备,如果什么人都容不了,连一些奸佞小人都应付不了,又怎能在大风大浪中站稳脚跟呢?
   我们退一万步讲,如果屈原与李白这样的诗人真的成为政坛重要人物,他们会成为像张居正那样杰出的的政治家吗?以他们的性格缺陷与现实能力,恐怕很难。大概不是成为纸上谈兵的赵扩,就是流于平庸的官僚。
   

     从屈原到李白,虽然在民间诗兴得以尽情发挥,但一旦官场召回,大都还是“积极应召”、“召之即来”的。这些纵情山水的“作家”最关注的还是政局国事,最大的期望还是期望被征召,实现政治理想。在中国历史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刻在了文人的骨子里,成为矢志不渝的追求。


     作家当官“济苍生、安社稷”不是件坏事情。但如果一不具备政治能力,二不能组成一支独立力量总是依附于权贵的招手,那么就充其量不过为师爷与帮闲的材料,不可能成为“治国平天下”的主宰。

 

   从这个角度上说,屈原与李白没在政坛上叱咤风云,也未必是什么千古遗憾。中国可以少却很多赵扩和无数平庸官僚,却应该多出几个永载青史的伟大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