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坚决不做“纯文人”的三个历史原因  

2006-08-26 08: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历史上的“纯文人”是个可怜的群体,蒙元时期“纯文人”地位连要饭的都不如,市井上便有“十儒九丐”之说……痛定思痛,这“纯文人”端地做不得!   

 

     坚决不做“纯文人”的三个历史原因

   

     每当有友人提及“你们这些文人”如何如何的时候,我总是不失时机地纠正他们:本人反对书斋主义,无意做一个只会清谈的文人,尤其是坚决不做历史意义上的“纯文人”!

     理由有三:    

    第一个理由 “纯文人”陶醉清谈、无力“知行合一”


    中国历史上,不乏“竹林七贤”之类的“清高纯文人”,然而,他们并不显得具有多大的社会感染力。

    因为他们脱离现实,没有社会根基,本身就是弱势群体。他们的“作为”就是清谈,不是知行合一。他们没有改变现实的能力。虽然未必百无一用,但常态却是有识无胆,不敢实践与亲历,逃避“敢爱敢恨”,纸上谈兵都不及。 

    第二个理由  “纯文人”没有独立经济地位

    中国古代纯文人“科举心态”根深蒂固。他们与古代豪绅豢养的“食客”只是五十步与百步的距离。“科举心态”的常态,就是渴望“收买”的“择木而栖”,而自己从不试图成为傲然独立的参天之“木”。
    当中国“纯文人”渴望“豢养”的“科举心态”总是挥之不去时,我们不能不从“经济地位”这个基础上寻找答案。 

    没有独立经济地位,就没有“纯文人”体面生活的空间。经济弱势地位,深化的是“求用”的意识形态;巩固的是先天的软弱与依赖。

    第三个理由  “纯文人”主宰不了自己命运

    自古以来的中国“纯文人”,与生俱来依附性,充其量是帮闲的料,把握不了大局,甚至主宰不了自己命运。

    他们本质扒不掉“儒生”与“士大夫”这两张皮, “求用”与“不为用”成为“纯文人”(儒生)得志与不得志的一生最大价值体现。当“士为知己者死”的口号叫得山响之际,其精神本质与“有奶就是娘”的孩子已无泾渭的分明。儒生被大地主用则为“士大夫”,不用则为“腐儒”

    ——这就是历代中国“纯文人”独木桥上命运旁落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