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传媒人/自由作家/历史学者。现任中国精英网总编辑,《赤子》杂志社副社长,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破解中国历史十大死结》、《逆淘汰》《谁主东洋等》。 电子信箱 cheng12092@vip.sina.com 交流QQ:271554442

网易考拉推荐
 
 

2006,为什么成为“恶搞”年份?  

2006-12-22 09:00:00|  分类: 2006热点冷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有“恶搞”作品只不过是无厘头的杂剧,它们反映的是一种泛化的娱乐情绪。我们应该“小看它”,而不是“放大了看”,网络"恶搞"是杂草不是毒草——
   
 

    2006,为什么成为“恶搞”年份?

 
 
     “恶搞”继“PK”后成了2006年中国流行词。从“大片”到“大腕”,从古典名著到英雄人物,都是被“恶搞”的对象。
 
  一个馒头,一枚文化炸弹
 
     "恶搞"源自日本的电视节目,中国的"恶搞",与日本不同,以网络创作流行。
       2006年初,一个并不令人感兴趣的词"馒头",成了网络上的新流行词。居于上海的创作人胡戈,看了陈凯歌的电影《无极》,一时兴起,将其改编为网络视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该片把《无极》的一些镜头分割剪辑,将一家电视台法制新闻节目虚拟为《法制在线》,再将两者的的镜头编辑在一起,讲述杀人案件的侦破过程。一个魔幻故事就这么被放入一桩惊天血案中,整个片子就是"搞笑"之作,人人看了捧腹。胡戈也没想到,竟然引来网民狂热追捧,他被叹为"天才"。1月中旬,以百度搜索"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相关网页多达98万,而半个月前,还只有1600。如何评价这部"恶搞"之作,是否涉嫌侵犯《无极》的版权,馒头血案如同一枚文化炸弹,网上一度众声喧哗,褒贬不一。
 
  
 视频成秀台,没有什么不能搞

 
       视频成了网民大秀其才的平台,"恶搞"之风迅速向各个领域扩展。
       "恶搞"短片《中国队勇夺世界杯》﹕香港影星成龙成了中国足球协会主席。他率领中国国家队顶替塞黑队,进入世界杯决赛圈,接连战胜阿根廷、德国、日本、巴西,最后捧着大力神奖座。这是网民"猫少爷"制作的,"看了眼泪都会笑出来的"这部短片,上网才10多天,点击数超过100万。《柔情似水:恶搞布什和布来尔》、《春光灿烂猪八戒》、《恶搞:移动手机公司打击联通公司》、《铁道游击队之青歌赛总动员》、《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追求MM篇》……各种短片"恶搞"纷纷推出。除了短片,还有图片恶搞:如牵手观音搞笑版,如葛优、赵本山成了女人,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成了超级女声;油画恶搞:如李宇春、向鼎的超级连体宝贝图;彩铃恶搞:如世界杯上惊世一吼的黄健翔的各种解说版本;假唱恶搞,对口型假唱流行歌曲,配以夸张、搞怪的表情和动作,用摄像头拍录成视频MV,如《白蛇传》、《不得不爱》;文字恶搞﹕模仿名人名作的行文,改编小说、诗词、电影台词、节目主持词,成为结构相似而表达意思完全不同的作品,如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米》……当下,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被恶搞的。

 
拒绝沉重,“恶搞”折射出“八卦盛世”
 

   恶搞越来越离谱:雷锋死因是因为帮人太多而累死的等二十个原因,黄继光是摔到了才堵枪眼的,董存瑞是因为炸药包上的两面胶被黏住了才牺牲的,杨子荣、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众人熟知的英雄一个个被调侃丑化。
    继前一阵红色经典被恶搞、戏说之后,如今古典名著新拍电视剧也走上恶搞路线。新版《聊齐》收视率不俗,不过,剧中一个个原本阴森、恐怖的鬼故事,却被颠覆而改编成阳光、轻松的情与爱。女鬼聂小倩竟成了活泼调皮、精灵古怪的"万人迷",原著中狂放的陶望三被演绎为插科打诨的轻狂混混,新版电视剧《聊齐》选用的是俊男靓女的明星阵容,剧中添加了不少无厘头搞笑情节,全剧完全成了一部青春偶像剧。
     在“恶搞”者眼里,世上没有高尚可言,“恶搞”者把作品仅仅视为捉弄一切的道具。这股网络娱乐之风,它折射出一个八卦盛世。
    "恶搞"的作品作品没有宏大叙事,混淆古今中外,糅杂南北东西,对以往的成名的作品放肆移用和改造,不再一本正经,不再高高在上。这是一种娱乐文化。最初的恶搞作品,让人看的时候过把瘾而酣畅淋漓,看完后一笑了之,也不用思考有什么意味,完全是轻松一笑而惊叹如此想象力的娱乐心态。社会上,拒绝沉重成了一种文化形态。
 

“恶搞”是杂草不是毒草
 

     当年的电影《闪闪的红星》是红色经典。恶搞的短片《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中,一心想参加红军的小英雄潘冬子,整天想做明星;身为红军干部的父亲成了"地产大鳄"潘石屹;母亲一心想参加"非常6+1"大赛,梦中情人是中央电视台当红节目主持,她又以"非常"手段窃取了潘冬子应试题目;影片中的胡汉三成了名叫"老贼"的评委。恶搞《无极》虽引起导演陈凯歌强烈不满,但网民却普遍同情恶搞的制作者胡戈,《无极》原本就是离奇荒诞,情节经不起推敲。《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却不同了,电影《闪闪的红星》的制作方八一电影制片厂的谴责声明,却得到众多网友的理解和支持。
    "恶搞"之所以流行,正是由于艺术变成纯粹的娱乐载体, "恶搞"之所以得到众多网友的理解和支持,是因为它们反映了网民的找乐情绪与娱乐权利。
     在一个“八卦盛世”里,“恶搞艺术”自有它的“存在合理性”。
     所有“恶搞”作品只不过是无厘头的杂剧、小品,我们应该“小看它”,而不是“放大了看”,否则,“胡戈们”承受不起,“恶搞”作品本身也承受不起。
     网络"恶搞"是杂草不是毒草。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